您的位置 首页 单机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也许没有2077那么远。  2020年已经成为过去式,在这魔幻而混乱的一年里,世界上发生了太多“不可能的事情”。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也许没有2077那么远。

2020年已经成为过去式,在这魔幻而混乱的一年里,世界上发生了太多“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即使2020如此魔幻现实主义,谈及我们对这一年的印象,我想,这个游戏也一定不会缺席。

它,就是《赛博朋克2077》。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

三度跳票的《赛博朋克2077》最终还是赶在2020年底与我们见面了,曾经在E3上惊艳了所有人眼球的夜之城降临人间。

尽管这部吊足了所有人胃口的大作最终并未满足大家所有的期待,不过,它还是拿到了不错的评分。

44家评价网站,给出了均分91分的最终成绩,略逊于CDPR自家的《巫师3》。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

然而,今天本文的主角,并不是《赛博朋克2077》。

在这个任何沙雕图贴上“cyberpunk 2077”黄标都能被称为“赛博朋克”的年代,在这个赛博朋克的概念被吹得天花乱坠的年

今天,我想各位聊一聊赛博朋克,从威廉吉布森一路聊到《赛博朋克2077》。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

01义体改造与网络空间

从威廉吉布森的《神经漫游者》小说,到最近发售的《赛博朋克2077》游戏。

任何一个赛博朋克作品中,义体改造和网络空间这两个元素几乎都不会缺席。

而我相信,这两个元素也是将许多赛博朋克爱好者拉入坑的“初恋情人”。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

在《神经漫游者》中,主角组就是由男主黑客和女主义体改造杀手组成。

身为黑客的男主因为一次失败的骇入,被人废了功力,只能依赖药物才能再次潜入网络空间。

就在他万念俱灰时,义体改造杀手女主来了,带着一个神秘的雇主、一个神秘的任务和一份能让他重回巅峰状态的报酬来了。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共7页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0

《攻壳机动队》的主角草薙素子,既是义体使用大师,也是黑客大师。

武能表演传统艺能隐身跳楼,文能扯根数据线就把别人的系统一键黑掉。

她那飒爽的身姿,不仅迷了巴特大哥的红外探测义眼,也让我们这些肉骨凡胎的观众心向往之。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

在《赛博朋克2077》里,主角V那盯啥黑啥的黑客能力也能帮玩家们解决很多问题。

当然,如果你是《(狂)刺(战)客(士)信条》忠实爱好者,你也可以选择对他们使用螳螂刃义体。

只要没有活人知道你潜入了,你就算成功潜入了。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

能够极大强化身体能力的义体,可以深度潜入的网络空间,初见这两个概念,几乎每个读者的反应,都会是“给我也整一个”。

不过,只要你稍微细想一下,就能发现这两个概念表面光鲜下的獠牙。

这都是对人的异化,义体改造异化人的身体,网络空间异化人的精神。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

就像那个经典的忒休斯之船的问题,当一艘船上的每一片舢板都被换过,留下的那艘船和最初的那艘船,还是同一个东西吗?

当那些酷炫的义体逐渐取代血肉,光怪陆离的网络空间渐渐置换了温暖的阳光与和煦的春风。

身处其中的人,还是原来的人吗?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

现在的我们还没有被义体异化身体,但是,网络空间对人精神的异化,早已开始。

在今年这个特殊的时期,尤为如此。疫情将人封锁在家中,我们获取外界信息的渠道几乎只剩下社交媒体。

社交媒体的推荐算法,决定了每个人能看到什么,能了解什么。

即使没有疫情的影响,我们获取信息的渠道,也越来越脱离于现实世界。

比起用自己的眼去看,面对面听别人的描述,手指在屏幕上轻轻一划,似乎更有效率。正如你此刻划动屏幕,读着屏幕另一头“我”的呓语。

你可以说,这是更有效率的方法,但也无法否认,比起亲身体验,这种信息获取方法,他人想要操控,肯定要简单得多。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共7页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0

虽然义体时代尚未到来,我们还没能亲身感受到这样的异化。

不过,看看一些经典赛博朋克作品,也能感受些许。

一个比较污的例子,《攻壳机动队》中那些士兵义体的退役士兵,永远失去了自己的命根子。

即使交够了钱,风尘女子都一样瞧不起他,嘲笑着把他赶了出去。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

即使义体技术足够发达,解决了这些问题,你还可以从一部并不赛博朋克的经典作品中,理解义体带来的痛苦。

《钢炼》中的阿尔冯斯,拥有如此坚强的心灵,却会因为“不想一个人在夜里睡不着”话里带了哭腔。

当异物嵌入身体,带来的改造可不是局部的,而是全面的。有些稀松平常的体验,只有失去了,才会发现它的重要。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

02霓虹灯、电子屏与小巷

如果说,义体改造和网络空间是赛博朋克对人的异化,那么,霓虹灯、电子屏与小巷就是赛博朋克对人所处的环境的异化。

赛博朋克世界的背景板,往往都是高楼大厦上五光十色、流光溢彩。

霓虹灯的光芒将黑夜映成白昼,巨幅电子屏上,广告与直播轮番粉墨登场。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

然而,当我们将镜头挪到底层之后,看到的却是九龙城寨般的光景。

居民房像火柴盒一样堆叠着,简单支起的棚户下蜷缩着各式各样的小摊贩,污水、废弃零件、脏兮兮的设备到处都是。

光鲜亮丽的高楼大厦与脏乱差的小巷子,就像森林中的参天大树和地衣一样有机结合在一起,各自占据着属于自己的生态位。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

与城市高度嵌合的发达互联网,并没有将整个城市都改造成光鲜亮丽的模样。

即使是《心理测量者》这种对城市基建水平预期还算乐观的作品,在城市的废弃地铁站里也会窝藏犯罪分子血腥残忍的狩猎场。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共7页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0

而《攻壳机动队2045》就更悲观了,城市外表的光鲜,只是电子脑与AR技术共同为人织就的一幅伪装。

当陀古萨关闭增强视觉后,黯淡灰暗的街道顿时现出原形,屏幕外的观众也跟着陀古萨一起,发出一声叹息。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

光怪陆离的上层建筑,与破败不堪的底层设施,这两个元素共同构成了赛博朋克世界观下的背景板。

相较于第一眼拉人入坑的义体改造与网络空间,这两个元素隐藏得略深一些。

如果你品味到了这两个元素的魅力,那么,欢迎来到赛博朋克的第二层意义:high tech, low life。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

在赛博朋克所描述的未来中,科技会高速发展,互联网、物联网技术日新月异,让人眼花缭乱。

可基础设施和基建水平却是贫民窟水准,大多数人蜷缩在蜗居中,吃着卫生条件可疑的食物。

大多数人的生活水平,都停留在一个较低的水平。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

高科技与低品质生活,看似矛盾的两个要素为何能同时出现在同一幅图景里?

首先,高科技绝不是平等地在为所有人服务,正因其高昂的科技附加值,一个高科技产品问世之初,当然只会听从高价的召唤。

正如我们现在习以为常的手机电脑,刚出现时明明性能乏善可陈,但价格却高到只有小部分人才能消费得起。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

即使在一段时间后,通过工业流水线压低了成本,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这些高科技就真的能提高人的生活水平吗?

手机和移动网络的普及,进一步压缩了现代人的个人空间,一个微信号、一个手机号就能让一个人随时随地被找到。

电子娱乐逐渐取代传统的聚会旅行,究竟是因为游戏太好玩,还是因为现代人时间太少,无奈之下只得选择时间成本更低的娱乐方式呢?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共7页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0

只需点开一个手机应用,你就能买到全国各地的商品,最有效率的物流网络会将宝贝及时送到你的家门口。

只需打开电脑游戏,你就能和天南海北的朋友一起激情开黑,语音连线,宛如当年网吧连坐。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

可是,任何一个小小的基建问题:房屋漏水、暖气管破裂、楼道灯报废……都会让你如梦初醒。

尽管你的精神在网络空间是自由的,可你的身体依然被牢牢束缚在现实中。

如果你也不幸和我一样经历过这样的瞬间,我相信,你也会明白high tech low life的意义。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

03控制论朋克

虽然赛博朋克这个词几乎已经被用滥了,但是,在那些吵闹的声音里,很少有人会去追溯赛博朋克的词源。

赛博朋克是cyberpunk的音译,可以拆分为cyber和punk两个单词分别加以理解。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

一个较为广泛的解释是,cyber指网络,punk指反叛,也可以直接译为“叛客”,连起来就是指在网络空间中活跃的离经叛道者。

这样解释确实可以套用到大部分的赛博朋克作品上,不过,我认为还不够。

要理解cyberpunk,首先要理解punk。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

Punk最初是一种摇滚乐类型,起源于上个世纪70年代。

这种摇滚乐诞生之初,就带着一种反叛精神,它属于车库前的抽烟小伙,属于车斗里的失业青年……但唯独不属于商业化的唱片公司。

它认为商业化、讲究技法的摇滚乐就是个骗局,永远无法向听众们传达出真正有意义的东西。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共7页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0

从这个角度来说,将punk译为“叛客”挺有道理。不过,punk这个词流转到文学中后,意义发生了一定的改变。

除了赛博朋克之外,其实还有蒸汽朋克、柴油朋克等多种朋克类型的幻想文学作品。

在幻想作品中,punk的含义更像是一种过度的发展,就像是树上野蛮生长的一个枝丫。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

以蒸汽朋克为例,在内燃机出现后,庞大而低效的蒸汽机就被取而代之。

但在蒸汽朋克的世界观里,内燃机被强行从科技树上去掉了,蒸汽机被发扬光大,用在各种各样的粗犷机械上。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

那么,在赛博朋克中,过度发展、野蛮生长的,当然就是这个“cyber”了。

虽然cyber现在多译为网络,但是,如果我们回溯这个词的原型,我们会发现不一样的东西。

Cyber最初源于古希腊语,意为“舵手”。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

诺伯特·维纳在《控制论》中使用Cybernetics一词,后来作为前缀,代表与网络相关或电脑相关的事物,即采用电子工具或计算机进行的控制。

也就是说,cyber这个词,其实还有控制的含义。

在赛博朋克的世界中,野蛮生长的不仅仅是网络空间,还有网络空间对人的控制。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

几乎所有的赛博朋克经典作品,最后的结局都是全部木大。因为,从一开始,他们就已经是局中人了。

他们一般都拥有高超的黑客技术,也拥有义体带来的强大体魄。

可是,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始终在对方的游戏规则框架内和对方玩。

自古以来,赌客就没有能玩过庄家的。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共7页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0

黑客强如笑脸男,最终也只能选择在图书馆中避世,神山健治的草薙素子也没能跳出体制。

押井守的草薙素子倒是成神了,不过更像是和网络空间融为一体。

大名鼎鼎的强尼银手,爆破了荒坂塔,可他的行动能成功,却得益于另一个大公司军用科技的暗中支持。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

在赛博朋克的世界里,英雄主义已经失去了本来的意义,因为,杀死恶龙并不能解决问题。

网络空间对人的控制已经趋近于全自动化,无论是那些网络巨头公司,还是那些传奇人物,都是可以被替代的。

哪怕像《赛博朋克2077》中的那个天才黑客,一度将整个互联网连根拔起,都无法阻止网络再度覆盖全球。

赛博朋克和我们的距离 也许没有到2077年那么远

可以预见的是,赛博朋克题材的作品,必将越来越多。

由威廉吉布森、《攻壳机动队》等经典作品所定义的赛博朋克,在未来也许还会衍生出更多的含义。

又或许,赛博朋克将不再是一个科幻概念,而会成为我们的现实。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阿正说动漫”(azhengshuo)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共7页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0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合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vivalille.com/6500.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