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朝鲜劳动党八大公开新核战力,向美释“强对强、善对善”信号

战术核武器、核潜艇、多弹头技术、高超声速导弹……朝鲜近日集中公开核武器领域研发新动态,而这些技术均是军事前沿或核大国才掌握的技术。

战术核武器、核潜艇、多弹头技术、高超声速导弹……朝鲜近日集中公开核武器领域研发新动态,而这些技术均是军事前沿或核大国才掌握的技术。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1月9日在朝鲜劳动党第八次代表大会上所做的总结报告对核能力建设进行了详尽的阐述,表明“完成国家核力量建设大业,是在我们所追求的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建设征程中必须首先攻占的战略性制高点。为维护国家的生存和自主发展,马不停蹄地强力推进早已开启的核力量建设。”

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研究员赵通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分析指出,在经过多次核试验和远程/洲际导弹试射后,朝鲜已经具备初步的核打击能力,解决了对美国核打击和威慑的有无问题。此次大会报告总结提及核武器发展方面,这表明朝鲜目前核力量的发展目标已经转向提高核武器的可靠性、生存能力和可信度。

《纽约时报》刊文评论指出,目前尚不清楚朝鲜能以多快的速度实现金正恩设定的雄心勃勃的武器发展目标。

战略核武器提升威慑可信度

此次金正恩所做的总结报告介绍了朝鲜未来核武器发展方向,引发外界高度关注。此前,外界一直猜测朝鲜正在发展多弹头技术、新型战略潜艇、高超声速弹头等核大国才掌握的相关技术,但大部分猜测仅是分析多种情报后研判得出的。

报告指出,朝鲜在多弹头技术和高超声速导弹技术上取得进展。“自党的七大以来,国防科研部门继续钻研多弹头个别制导技术,且已进入收尾阶段,同时完成新型弹道火箭的高超音速滑翔飞行战斗部等各种战斗任务不同的弹头的开发研究项目,现正准备进入试制阶段。”

资料显示,多弹头技术主要包括集束式多弹头和分导式多弹头,前者是多个弹头攻击一个目标,后者则可分别攻击不同目标,故后者更加先进,其突防能力和打击能力相较前者都有大幅提升,也是当下大国洲际导弹的标配。美国现役的 “三叉戟-2D5” 、俄罗斯的“亚尔斯”和“布拉瓦”、法国的M-51等洲际导弹都配备了分导式核弹头。

“朝鲜之前试射的‘火星-14’、‘火星-15’两种导弹因为运载能力有限,只能携带一个弹头,在美国反导体系构建逐步推进的背景下,外界对其能否突破反导系统抱有质疑,”赵通介绍说,“发展分导式核弹头是提高突防能力的手段之一。”

朝鲜劳动党八大公开新核战力,向美释“强对强、善对善”信号

展开全文

朝鲜展示的新型洲际导弹,其发射车尺寸比“火星-15”导弹发射车大。

去年10月,朝鲜在劳动党建党75周年阅兵式上公开的新型洲际弹道导弹被认为最有可能搭载多弹头,该导弹尺寸比“火星-15”更大,发射车也从”火星-15”的9轴增加至11轴。值得注意的是,金正恩在此次报告中也提及了该导弹,“11轴自行发射架车所搭载的巨型导弹充分显示了我国核武力所达到的最高性能和打击能力。”

朝鲜劳动党八大公开新核战力,向美释“强对强、善对善”信号

“火星-15”导弹。

该导弹亮相阅兵式后,韩联社援引韩国航空大学教授张泳根的分析称,推测新型洲际弹道导弹长23米左右,直径2.3米至2.4米,使用液体推进剂。新型导弹被载于11轴移动发射车意味着其重量较“火星-15”号大幅增加,重量将达100吨左右。因此,用移动发射车将该新型导弹运往发射地点有相当难度,故实际上其更适合采用固定导弹发射井。张泳根表示,虽然新型洲际导弹貌似为多弹头导弹,但朝鲜是否已实现多弹头洲际弹道导弹所需的弹头母舱(PBV)的轻量化仍是未知数。

朝鲜劳动党八大公开新核战力,向美释“强对强、善对善”信号

美国潜射导弹配备的多弹头及母舱

除了多弹头技术,金正恩在报告中提到的高超声速导弹技术是目前当下大国重点发展的军事前沿技术。俄罗斯“先锋”高超声速导弹在2020年底投入战斗值班,而美国AGM-183A高超声速导弹将在2022年左右投入使用,法国、印度和日本等国也在加紧研发高超声速导弹。

“在多弹头技术之外,高超声速弹头也可提升突防能力,进而提升核威慑的可靠性,朝鲜在这一领域展开研究也是意料之内的。这种技术不仅可以用于核导弹,而且常规导弹也可以应用。”赵通介绍道。

与此同时,朝鲜近年来还多次试射了潜射弹道导弹,展示了其发展海基核力量的决心和实力。2015年5月9日,朝鲜首型潜射弹道导弹“北极星-1”试射成功。2019年10月,朝鲜官媒报道称,朝鲜国防科学院在朝鲜东部元山湾水域成功试射了新型潜射弹道导弹“北极星-3”,外界推算该导弹实战射程可达到1900公里左右。当年7月,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还视察了朝鲜新建造的潜艇。朝鲜官媒报道称,潜艇即将部署至朝鲜东部水域,执行作战任务。

朝鲜劳动党八大公开新核战力,向美释“强对强、善对善”信号

朝鲜试射“北极星-3“潜射导弹。

金正恩在此次报告中还透露朝鲜正在研究核潜艇。报告指出,朝鲜正确划定重型潜艇武装现代化目标标准,并改造试制,为显著提高海军现有水下作战能力打开了大好前景。新的核潜艇设计研究项目已完毕,且进入最终审查阶段。朝鲜还完成各种电子武器、无人机攻击武器、侦察探测器、军事侦察卫星的设计。

“相对以往使用常规潜艇作为发射平台,核潜艇的水下续航力更长,一旦装备部队可提升朝鲜海基核力量的威慑力。”赵通表示。

朝鲜劳动党八大公开新核战力,向美释“强对强、善对善”信号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视察建造中的新型潜艇。

赵通分析认为,这次大会报告总结提及核武器发展方面的内容表明,朝鲜目前核力量的发展目标已经转向提高核武器的可靠性、生存能力和可信度。

而在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刘鸣看来,去年10月在阅兵仪式上展示的新型洲际导弹理论上在射程、弹头重量、多弹头、燃料装载量等方面达到了新的水平。新型潜射弹道导弹(SLBM)“北极星-3”也表明朝鲜理论上有一定的二次核打击力量。

“不过,朝鲜所做的核导试验不是全射程的实际试射,而是在近海的模拟试验,其全过程也无法通过卫星与海上全面追踪轨迹,残骸也无法打捞研究分析,这都给朝鲜完善提高精确打击能力带来了比较大的问题。从目前来看,朝鲜洲际弹道导弹重返大气层的能力、目标的精确定位、弹头小型化、弹头的装载量与射程比等问题尚未被证实已解决,朝鲜在实战中的核威慑力仍有待证明。” 刘鸣说。

战术核武器引发关注

上述多弹头技术、核潜艇、11轴新型洲际导弹等更多是战略核武器技术,威慑意义大于实战意义,而此次报告提及的战术核武器却更适合在战场上使用,实战意义更大。

金正恩在报告中提及,“自党的七大以来,核技术得到进一步高度提升,实现核武器小型轻量化、规格化、战术武器化。朝鲜陆续开发在全球范围内最强的新型战术火箭和中远程巡航导弹等尖端核战术武器,从而掌握了可靠的军事技术强势。”

这是朝鲜官方首次公开战术核武器研发相关信息。

战术核武器又被称为“战区核武器”或者“非战略核武器”。根据美国国防部出版的《核问题手册》,“非战略或战术核武器是指用于军事场合,即战场上的核武器。一般而言,战术核武器包括:近程地地核导弹、战术飞机携带的核炸弹、战术巡航核导弹、舰舰和舰空核导弹、反潜核导弹、核深水炸弹、核炮弹、核地雷等。

战术核武器的特点是:体积小、重量轻、机动性能好、命中精度高。爆炸威力有百吨、千吨、万吨和十万吨级TNT当量,少数地地战术核导弹的爆炸威力可达百万吨级TNT当量。

冷战时期,美苏均部署了大量战术核武器。冷战结束后,美俄虽然对战术核武器数量进行了削减,但仍保持一定数量。2019年12月,时任美国副国防部长约翰·罗德表示,俄罗斯拥有仅次于美国,甚至比美国更多的战术核弹,其数量可能超过2000枚。

近年来,美国有加强战术核武器部署的趋势。2020年2月,美国军方证实其已经正式部署代号为W76-2的低当量核弹头。W76-2的低当量核弹头主要装备于“三叉戟-2D5”潜射弹道导弹上,其爆炸当量约5000吨,比W76弹头的10万吨当量大为减少。除了潜射弹道导弹,美国还在研制一种搭载低当量核弹头的核巡航导弹。而美国空军的B61-12新型核炸弹已经在多型战机上进行了投掷试验,未来空军也将拥有精确制导的战术核武器。

“朝鲜研制战术核武器的目的是抵消美韩常规军力的优势。”赵通分析指出,“战术核武器当量较小,机动性也更好,更隐蔽,适合在战场上使用,而且朝鲜近几年试射的‘北极星-3’导弹与超大型火箭炮等投掷平台都可用于搭载战术核武器。”

朝鲜和美国都拥有核武器,而朝鲜在常规战争中使用战术核武器是否会引发核战争或核冲突的将成为外界讨论的热点问题。在赵通看来,朝鲜战术核武器平时可以拥有威慑韩美的作用,警告韩美两国不要因为常规军力有优势而轻举妄动,战时则可通过使用一两次战术核武器,并以战略核武器作为后盾,改变对自己不利的战局。

首次向拜登传递信息:“强对强,善对善”

金正恩在朝鲜劳动党八大上介绍了在增强国家核战争遏制力和自卫国防力量斗争中所取得的成就,指明朝鲜作为“拥核国家的地位”,构筑了完美无缺的核盾牌,增强了战略遏制力。”这向国内外释放出清晰的信号。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所研究员李枏向澎湃新闻指出,对于朝鲜而言,当国内经济遇到困难时,展示军事发展能力主要起到团结人民的作用,提升劳动党执政的自信心。而向外传递的信息是,朝鲜拥有强大的军事能力,在此背景下,朝鲜对外谈判的“筹码”也增加了,其希望韩国和美国正视朝鲜的军事能力,放弃对朝的敌对政策,否则朝鲜有能力打击韩美本土,尤其是美国。

金正恩在朝鲜八大上的讲话正值美国政权更迭时期,对即将上任的拜登政府来说,意义非比寻常。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称,这是朝方首次向当选总统拜登传递信息,这一番表态证明朝鲜不急于和美国新一届政府进行谈判。英国广播公司(BBC)的分析也指出,金正恩的讲话意在向新一届美国政府施压。

自2018年以来,朝美领导人分别在新加坡、越南和板门店等地举行会晤,谋求缩小双方在无核化路径上的分歧。然而,美方在回应朝鲜关切、解除对朝制裁上始终没有采取实质性措施。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河内举行的第二次首脑会晤无果而终,半岛无核化谈判就此陷入僵局。2020年7月,朝鲜外务省仍然表示,无意与美国坐到一起对话。

“强对强、善对善。”这是八大报告朝鲜语原文中写明的对美政策。李枏指出,这意味着朝鲜把皮球踢到了美国那边,如果美国坚持强势政策,那么朝鲜也有足够能力“强对强”。李相认为,拜登上台后面临国内外的许多重要问题,朝核问题应该不会是他优先处理的外交事务,“拜登目前不愿意和金正恩无条件会面,他提出的会面条件是‘金正恩同意削弱核能力’,而且倾向于自下而上的外交方式。如果拜登政府只是单方面推进自下而上的朝美对话,预计会很困难,因为朝鲜在工作层的任何无核化对话需要得到上层的认可。”

早在2017年,朝鲜常驻联合国副代表金仁龙就直言,美国对朝鲜的敌对政策是“所有问题的根源”,美国停止敌对政策是解决朝鲜问题的前提。而朝鲜现在也坚持这一原则。对此,刘鸣认为,朝鲜要求美国彻底放弃对朝敌视政策,换言之即是先与朝鲜建交,构建朝鲜半岛和平机制,同意国际社会向朝提供经济援助。“这对于美国来说是无法做到的,但在无核化遥遥无期的前景下,美国不能忍受朝鲜继续拥核与提高核导能力。所以,寻求一个永久冻核与控导发展与放松部分经济制裁的中程方案有可能是美朝的最大公分母。”刘鸣说道。

尽管半岛无核化的道路曲折,美国僵化的对朝政策也使朝核问题陷入僵局,但金正恩在八大重申:“只要侵略性的敌对势力不针对朝鲜使用核武器,朝鲜就不会滥用核武器。”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合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vivalille.com/5274.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