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东方智库丨三大顽症:政治风暴冲击下的美国

如同一场意料之中又难以接受的暴风骤雨,“国会山冲击事件”狠狠冲击了美国社会各界的心理底线。CNN发出惊呼:美国正处在“危险的十字路口”。

如同一场意料之中又难以接受的暴风骤雨,“国会山冲击事件”狠狠冲击了美国社会各界的心理底线。CNN发出惊呼:美国正处在“危险的十字路口”。

东方智库丨三大顽症:政治风暴冲击下的美国

(图片说明:这是1月7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拍摄的国会大厦。新华社图)

墙倒众人推:特朗普成“过街老鼠”

“国会山冲击事件”在震惊了全美乃至全球后,其背后极其复杂的政治、社会和种族问题,也引发美国各界的深深忧虑。事件正在进一步发酵,美国社会舆论指向,有将之称为“暴乱”和“暴力与恐怖事件”,也有将之称为“政变”和“法西斯事件”。即将下野的总统特朗普,更是被谴责为事件背后的煽动者、组织者、指挥者。民主党人指责特朗普犯下“叛国罪”和“乱国罪”,要求立即罢免弹劾他,并扬言要严厉追责。与此同时,共和党内也纷纷弃特朗普而去。如果内讧进一步加剧,共和党内部进一步分裂,朝野两党达成共识,特朗普将面临一场厄运,凶多吉少。

四年前,特朗普击败希拉里,风光上台。但自2017年1月执政以来,特朗普在极端化道路上越走越远,越走越狂,越做越蠢;此次偷鸡不着蚀把米,引火烧身,纯属咎由自取。《纽约时报》甚至直截了当地称特朗普为“真正的法西斯分子”,警告美国和世界如果对特朗普及其法西斯主义采取绥靖政策,将如同二战一样受害无穷。

世界超级大国的最高立法机构,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轻轻松松被抗议示威者占领并戏耍;世界超级大国的总统,竟然被本国主流媒体公开斥之为“法西斯分子”,遭到国内外舆论一致声讨。这些石破天惊的事实,正在毫不留情地嘲讽着美国这个自诩的“世界民主山巅之城”。美国众议院监督与改革委员会主席卡罗琳·马洛尼在新闻发布会上呼吁立即弹劾特朗普,称1月6日暴徒冲击和占领国会山“是美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日子之一”。

乱花迷人眼:特朗普分发的“迷幻药”

山雨欲来风满楼,特朗普处境岌岌可危,但真要罢免和弹劾他,也非易事。共和党中相当一部分人仍属于坚定的“保皇派”,特朗普在全国各地又有着一大批“勤王军”;即便特朗普犯下滔天罪行,在这些人眼里依然是他们的旗帜和“英雄”;他们对特朗普的盲目崇拜已到了痴迷的地步,彼此不仅利益紧密捆绑,也共同感染了极端民粹主义、种族主义和右翼主义的病毒。

路透社和益普索集团进行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不少共和党人和白人反对罢免和弹劾特朗普。白宫官员表示,特朗普决不考虑辞职,也不认为自己犯了任何错误,不会将权力移交给副总统彭斯并要求他特赦自己。可以预料,只要特朗普尚有政治权力和活动能力,他就不会停止兴风作浪,无论是在美国国内还是国际层面。

展开全文

如今,特朗普成了美国政治地震的中心和舆论攻击的主要对象。有评论指出,若非特朗普这种品行的人,若非特朗普占据总统大权,若非特朗普的极端主义荒唐透顶……也许美国的政治撕裂、党政分裂和社会分化就不会急剧恶化至此。这个责任,特朗普是逃不脱的。

如果说美国选民需要从中汲取教训的话,那么在2016年大选中受其煽动蛊惑,将其捧上台就是最惨痛的教训。此次美国大选结果,也许就是美国选民对特朗普的一种集体反思。虽然特朗普仍在不断指责选举腐败欺诈,坚称选票有问题,但特朗普已遭大部分选民的无情抛弃。他不是在胡搅蛮缠,就是陷入一种不可自拔的幻觉和错觉。

东方智库丨三大顽症:政治风暴冲击下的美国

(资料图片:美国总统特朗普。新华社发)

这背后实际深刻反映了美国政治生态、“民主选举”制度的种种弊端。一位毫无公职和军职经历的商人,靠煽动蛊惑和雄厚资本,击败党内外对手,一路入主白宫。美国舆论纷纷指责共和党一次次迁就放纵了特朗普,使其有恃无恐,变本加厉。

客观说,美国曾经是全球称得上“伟大”的国家。美国开国元勋们对美国宪法和政治体制的设计,在当时不愧是严谨且富有前瞻性的。但美国的国情两百多年来不断发生重大变化,优势和劣势、成绩和问题始终同步显现。是时候,做一次根本性的反思。

三大顽症:当下美国的现实问题

目前看,美国至少有三大突出问题:

一是政治土壤生态发生恶变,政治撕裂日益严重。20世纪20年代前,美国曾有过多个较大的政党;但后来逐渐变为民主、共和两大政党,所谓两党竞选,轮流执政。无论是总统竞选还是联邦参议院、众议院和地方州的竞选,都凸显了两党角逐的浓重色彩。两党与其竞选人不是依据美国宪法精神,从国家与民众的真正需要出发提出政纲,而是着力于竞选获胜,哗众取宠、标新立异乃至极端化成分越来越多。

目前,美国名义上虽仍有多个政党,但大多人数有限,且势单力薄,很不稳定,在总统和国会竞选中几乎都入不了围。而全国和地方州的选民逐渐分化为两大党派的支持阵营,互相指责攻讦,分别走向极端化。

在2020年的总统选举中,民主党内的桑德斯等竞选人的浓重左翼主张与特朗普的极右翼主张形成鲜明对比,拜登为了党内竞选获胜,不得不将其立场靠左调整。而特朗普为了击败拜登,干脆向右翼极端化进一步靠拢。在此政治生态格局下,美国的党派之争愈演愈烈,并波及到美国政治、经济、社会生活和种族问题的各个方面。美国的政治和国家发展失去了应有的定力和方向。特朗普为了竞选连任,在疫情肆虐的严峻形势下不顾人命,坚持以拯救、稳定和刺激经济为主。

二是美国社会和社情民意分化问题日益严重。在美国政治大格局分化撕裂的背景下,美国社会的分化现象越来越严重,往往对待同一件事和同一个问题,立场态度截然不同。在各种竞选中,选民立场态度更是分化分裂,票数分散,朝野两党及其支持选民基础势均力敌。

东方智库丨三大顽症:政治风暴冲击下的美国

(资料图片:2020年11月6日,在美国纽约时报广场,电子屏播放关于大选的新闻。新华社记者 王迎 摄)

虽然特朗普输了此次大选,但相较2016年的竞选,他还多得1200多万张普选票;他虽然失去了美国的主要大中城市,但占据了美国中部、南部和东南部的大部分州。不得不承认特朗普的落败在相当程度上受到了疫情蔓延的影响。从选票看,在美国多个州的总统选举和国会换届选举选票相差很小。受教育程度高的人大多支持拜登,但大学学历以下者和广大农村地区选民则坚决站到特朗普一边。这也是特朗普坚决不认输,甚至认为自己赢了的原因。

三是美国的人口和种族问题日益严重。目前,美国的人口总数约为3.33亿人。美国人口高度城镇化,许多地方无人居住。美国人口中心正在持续向西南部转移,德州、加州、亚利桑那州和犹他州等西南部州的人口增长迅速,而历史悠久的东北部各州,包括纽约州、马萨诸塞州、伊利诺伊州等则人口明显滞涨甚至下降。美国的出生率也逐步下降,已低于美国设定人口恒定所需的“每个女性2个孩子”的标准线。

据统计,2016年149万余人移民美国,相比2015年的138万增长了7%。近年来,美国很大程度上通过吸收外来人口保持人口数量增长。但外来人口的大量增加大大改变了美国社会的人口结构尤其是种族结构。据统计,美国50.4%的新生儿属于少数民族,包括非洲裔、亚裔、拉美裔、混血和原住民等,白人的人口比例在急剧下降。

心态严重失衡:美国白人的“心病”

美国已成为典型的种族多元国家,官方承认的六大种族分别为白人、西班牙拉美裔美国人、非洲裔美国人、亚洲裔美国人、夏威夷及太平洋岛屿原住民。种族结构的巨大变化引发了一系列种族问题。特别是非裔和拉美裔人越来越多进入美国联邦和州的行政、立法和司法部门等政治社会高层。白人的日渐减少、传统地位的改变等,导致美国的白人特别是白人至上主义者心态严重失衡和焦虑。

特朗普坚持极端主义、白人至上主义,表现出明显的种族歧视倾向,都不是偶然的,但他作为总统这样做就危险了、麻烦了。从此次暴力冲击国会事件看,参与者特别是其中的领头者主要是白人,一些从外地开车进入华盛顿,并携带大量武器弹药的主要也是白人。

此外,美国社会的贫富差距不断扩大,华尔街的极端逐利化等问题也日益严重。只要美国的结构性和本质性严重问题不解决,美国的政治撕裂、党派之争和社情民意的分化将会继续存在,各种政治、社会矛盾将进一步激化,种族冲突也将复杂尖锐。尽管拜登当选以来一直在呼吁美国摒弃分裂,团结一致,治愈创伤,但拜登要做到这一点谈何容易。

(作者周远为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

如同一场意料之中又难以接受的暴风骤雨,“国会山冲击事件”狠狠冲击了美国社会各界的心理底线。CNN发出惊呼:美国正处在“危险的十字路口”。

东方智库丨三大顽症:政治风暴冲击下的美国

(图片说明:这是1月7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拍摄的国会大厦。新华社图)

墙倒众人推:特朗普成“过街老鼠”

“国会山冲击事件”在震惊了全美乃至全球后,其背后极其复杂的政治、社会和种族问题,也引发美国各界的深深忧虑。事件正在进一步发酵,美国社会舆论指向,有将之称为“暴乱”和“暴力与恐怖事件”,也有将之称为“政变”和“法西斯事件”。即将下野的总统特朗普,更是被谴责为事件背后的煽动者、组织者、指挥者。民主党人指责特朗普犯下“叛国罪”和“乱国罪”,要求立即罢免弹劾他,并扬言要严厉追责。与此同时,共和党内也纷纷弃特朗普而去。如果内讧进一步加剧,共和党内部进一步分裂,朝野两党达成共识,特朗普将面临一场厄运,凶多吉少。

四年前,特朗普击败希拉里,风光上台。但自2017年1月执政以来,特朗普在极端化道路上越走越远,越走越狂,越做越蠢;此次偷鸡不着蚀把米,引火烧身,纯属咎由自取。《纽约时报》甚至直截了当地称特朗普为“真正的法西斯分子”,警告美国和世界如果对特朗普及其法西斯主义采取绥靖政策,将如同二战一样受害无穷。

世界超级大国的最高立法机构,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轻轻松松被抗议示威者占领并戏耍;世界超级大国的总统,竟然被本国主流媒体公开斥之为“法西斯分子”,遭到国内外舆论一致声讨。这些石破天惊的事实,正在毫不留情地嘲讽着美国这个自诩的“世界民主山巅之城”。美国众议院监督与改革委员会主席卡罗琳·马洛尼在新闻发布会上呼吁立即弹劾特朗普,称1月6日暴徒冲击和占领国会山“是美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日子之一”。

乱花迷人眼:特朗普分发的“迷幻药”

山雨欲来风满楼,特朗普处境岌岌可危,但真要罢免和弹劾他,也非易事。共和党中相当一部分人仍属于坚定的“保皇派”,特朗普在全国各地又有着一大批“勤王军”;即便特朗普犯下滔天罪行,在这些人眼里依然是他们的旗帜和“英雄”;他们对特朗普的盲目崇拜已到了痴迷的地步,彼此不仅利益紧密捆绑,也共同感染了极端民粹主义、种族主义和右翼主义的病毒。

路透社和益普索集团进行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不少共和党人和白人反对罢免和弹劾特朗普。白宫官员表示,特朗普决不考虑辞职,也不认为自己犯了任何错误,不会将权力移交给副总统彭斯并要求他特赦自己。可以预料,只要特朗普尚有政治权力和活动能力,他就不会停止兴风作浪,无论是在美国国内还是国际层面。

如今,特朗普成了美国政治地震的中心和舆论攻击的主要对象。有评论指出,若非特朗普这种品行的人,若非特朗普占据总统大权,若非特朗普的极端主义荒唐透顶……也许美国的政治撕裂、党政分裂和社会分化就不会急剧恶化至此。这个责任,特朗普是逃不脱的。

如果说美国选民需要从中汲取教训的话,那么在2016年大选中受其煽动蛊惑,将其捧上台就是最惨痛的教训。此次美国大选结果,也许就是美国选民对特朗普的一种集体反思。虽然特朗普仍在不断指责选举腐败欺诈,坚称选票有问题,但特朗普已遭大部分选民的无情抛弃。他不是在胡搅蛮缠,就是陷入一种不可自拔的幻觉和错觉。

东方智库丨三大顽症:政治风暴冲击下的美国

(资料图片:美国总统特朗普。新华社发)

这背后实际深刻反映了美国政治生态、“民主选举”制度的种种弊端。一位毫无公职和军职经历的商人,靠煽动蛊惑和雄厚资本,击败党内外对手,一路入主白宫。美国舆论纷纷指责共和党一次次迁就放纵了特朗普,使其有恃无恐,变本加厉。

客观说,美国曾经是全球称得上“伟大”的国家。美国开国元勋们对美国宪法和政治体制的设计,在当时不愧是严谨且富有前瞻性的。但美国的国情两百多年来不断发生重大变化,优势和劣势、成绩和问题始终同步显现。是时候,做一次根本性的反思。

三大顽症:当下美国的现实问题

目前看,美国至少有三大突出问题:

一是政治土壤生态发生恶变,政治撕裂日益严重。20世纪20年代前,美国曾有过多个较大的政党;但后来逐渐变为民主、共和两大政党,所谓两党竞选,轮流执政。无论是总统竞选还是联邦参议院、众议院和地方州的竞选,都凸显了两党角逐的浓重色彩。两党与其竞选人不是依据美国宪法精神,从国家与民众的真正需要出发提出政纲,而是着力于竞选获胜,哗众取宠、标新立异乃至极端化成分越来越多。

目前,美国名义上虽仍有多个政党,但大多人数有限,且势单力薄,很不稳定,在总统和国会竞选中几乎都入不了围。而全国和地方州的选民逐渐分化为两大党派的支持阵营,互相指责攻讦,分别走向极端化。

在2020年的总统选举中,民主党内的桑德斯等竞选人的浓重左翼主张与特朗普的极右翼主张形成鲜明对比,拜登为了党内竞选获胜,不得不将其立场靠左调整。而特朗普为了击败拜登,干脆向右翼极端化进一步靠拢。在此政治生态格局下,美国的党派之争愈演愈烈,并波及到美国政治、经济、社会生活和种族问题的各个方面。美国的政治和国家发展失去了应有的定力和方向。特朗普为了竞选连任,在疫情肆虐的严峻形势下不顾人命,坚持以拯救、稳定和刺激经济为主。

二是美国社会和社情民意分化问题日益严重。在美国政治大格局分化撕裂的背景下,美国社会的分化现象越来越严重,往往对待同一件事和同一个问题,立场态度截然不同。在各种竞选中,选民立场态度更是分化分裂,票数分散,朝野两党及其支持选民基础势均力敌。

东方智库丨三大顽症:政治风暴冲击下的美国

(资料图片:2020年11月6日,在美国纽约时报广场,电子屏播放关于大选的新闻。新华社记者 王迎 摄)

虽然特朗普输了此次大选,但相较2016年的竞选,他还多得1200多万张普选票;他虽然失去了美国的主要大中城市,但占据了美国中部、南部和东南部的大部分州。不得不承认特朗普的落败在相当程度上受到了疫情蔓延的影响。从选票看,在美国多个州的总统选举和国会换届选举选票相差很小。受教育程度高的人大多支持拜登,但大学学历以下者和广大农村地区选民则坚决站到特朗普一边。这也是特朗普坚决不认输,甚至认为自己赢了的原因。

三是美国的人口和种族问题日益严重。目前,美国的人口总数约为3.33亿人。美国人口高度城镇化,许多地方无人居住。美国人口中心正在持续向西南部转移,德州、加州、亚利桑那州和犹他州等西南部州的人口增长迅速,而历史悠久的东北部各州,包括纽约州、马萨诸塞州、伊利诺伊州等则人口明显滞涨甚至下降。美国的出生率也逐步下降,已低于美国设定人口恒定所需的“每个女性2个孩子”的标准线。

据统计,2016年149万余人移民美国,相比2015年的138万增长了7%。近年来,美国很大程度上通过吸收外来人口保持人口数量增长。但外来人口的大量增加大大改变了美国社会的人口结构尤其是种族结构。据统计,美国50.4%的新生儿属于少数民族,包括非洲裔、亚裔、拉美裔、混血和原住民等,白人的人口比例在急剧下降。

心态严重失衡:美国白人的“心病”

美国已成为典型的种族多元国家,官方承认的六大种族分别为白人、西班牙拉美裔美国人、非洲裔美国人、亚洲裔美国人、夏威夷及太平洋岛屿原住民。种族结构的巨大变化引发了一系列种族问题。特别是非裔和拉美裔人越来越多进入美国联邦和州的行政、立法和司法部门等政治社会高层。白人的日渐减少、传统地位的改变等,导致美国的白人特别是白人至上主义者心态严重失衡和焦虑。

特朗普坚持极端主义、白人至上主义,表现出明显的种族歧视倾向,都不是偶然的,但他作为总统这样做就危险了、麻烦了。从此次暴力冲击国会事件看,参与者特别是其中的领头者主要是白人,一些从外地开车进入华盛顿,并携带大量武器弹药的主要也是白人。

此外,美国社会的贫富差距不断扩大,华尔街的极端逐利化等问题也日益严重。只要美国的结构性和本质性严重问题不解决,美国的政治撕裂、党派之争和社情民意的分化将会继续存在,各种政治、社会矛盾将进一步激化,种族冲突也将复杂尖锐。尽管拜登当选以来一直在呼吁美国摒弃分裂,团结一致,治愈创伤,但拜登要做到这一点谈何容易。

(作者周远为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合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vivalille.com/4887.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