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智能

一位梦想造火箭的学霸,用算法赢得华为小米订单,两年盈利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作者 | 韦世玮编辑 | 漠影“你应该说就两个字嘛——宅男,标准理工宅男。”声加科技创始人兼CEO邱锋海笑着评价以前的自己。

一位梦想造火箭的学霸,用算法赢得华为小米订单,两年盈利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作者 | 韦世玮

编辑 | 漠影

“你应该说就两个字嘛——宅男,标准理工宅男。”声加科技创始人兼CEO邱锋海笑着评价以前的自己。

2018年,这家押注通信声学核心技术赛道的算法公司刚刚成立时,邱锋海还和几位合伙人拉着投资人围在一起,讨论谁来当CEO。

这几个技术出身的人想了想,“不如,我们到外面请一个CEO吧?”

“这是不可能的,没有人你们自己也得搞一个出来!”投资人立马否决了这个提议。他们几位又想了想,转头对着邱锋海说:“要不就你吧。”

“我呀?我连见生人都害怕!”邱锋海正要否决这个建议,投资人一拍大腿:“不行,就你了。”

就这样,这位40岁出头的创业者邱锋海成为了声加科技的CEO,“硬着头皮当上了公司最大的销售”,他调侃自己。

一晃眼两年多过去,现在邱锋海已经能享受这段经历带给自己的成长,“关键是在与人沟通过程中会有很多理念和观点的碰撞,这种碰撞会促使你去思考,这是一个学习和融合的过程。”邱锋海说。

一位梦想造火箭的学霸,用算法赢得华为小米订单,两年盈利

展开全文

▲声加科技创始人兼CEO邱锋海

与邱锋海一起成长的还有声加科技。

过去两年多里,这家年轻的创企也逐渐在行业崭露头角。不仅在成立的第7个月,就获得了中科院旗下创业孵化平台中科创星、传统音频玩家万魔声学的千万级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并在2020年初完成了由搜狗、厦门半导体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投资的数千万人民币Pre-A轮融资。

同时,声加科技凭借自身在声学与语音交互领域的技术构建,其回声消除(AEC)、声源定位、波束形成、噪声抑制等核心技术已迈入行业领先水平,并成功打入华为、小米、OPPO、万魔、歌尔、搜狗、哈曼、Anker、漫步者等多家上下游企业供应链,覆盖TWS耳机、录音笔、蓝牙音箱等产品。

兴许是受到2020年公司业绩报喜的感染,前一晚刚从东莞拜访完客户就匆匆赶回北京的邱锋海脸上并无半分疲惫,聊到公司近况时声音也兴奋地忍不住提高了几度:“这一年的业绩比我原先想象要好,我们才几十人的公司,两年多就实现盈利了。”

而现在公司扩张最紧要的,就是招人。“不要因为员工不够导致我们的服务不周到,让客户选择别家的方案。”邱锋海想了想告诉智东西,声加的人员规模在2021年可能会扩张一倍。

庞大且极具碎片化的物联网产业下,语音领域的创业方向千差万别,声加科技为何选择押注TWS耳机算法赛道?一个仅成立两年多的公司,又是如何在众多创企和老牌企业中脱颖而出,成功打入华为、小米、哈曼等大公司的供应链?

为了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智东西与声加科技创始人兼CEO邱锋海进行了独家对话,在走访其北京总部并展开长达2小时的深入交流中,智东西从这位创业者和他年轻的算法创企身上,挖掘到了不少创业往事和成长的闪光点。

一位梦想造火箭的学霸,用算法赢得华为小米订单,两年盈利

▲OPPO ENCO X耳机搭载了声加科技三麦克风通话降噪算法(图源:OPPO)

一、一位梦想造火箭的CEO成立了一家算法公司

“说来也是一件神奇的事,我先前未曾觉得一件重大的事情对我的人生能有什么影响,后来慢慢发现它们有些会影响你的决定。”回想自己踏入声学与语音交互行业的经历,邱锋海感慨万千。

在2001年邱锋海从中科院声学所硕士毕业前,他就读于清华大学机械相关专业,但他认为自己的机械专业能力并不是很强,技能点反而都在数理能力上,“每涉及到画机械制图就很难过”。

尽管如此,邱锋海还是冲进了班上前三名,申请下自动控制双学位。因为他当时有一个伟大的梦想——造火箭。

梦想之所以美好,也许正是因为它的遥远。本科毕业后的邱锋海由于家庭原因,直接一脚迈入社会,当时正值1997年前后,第一轮互联网浪潮凶猛袭来。

“毫不夸张地说,那时候能挣大几千块钱一个月。”邱锋海比较了一下,那时北京五道口的房子,也不过才4000、5000块一平。

但就在这时,擅长数理的他产生了做信号处理的想法。

“信号处理是一个能淋漓尽致展现数理优势的领域。”在他看来,人们可以从数据角度去理解世界上信号的一些特性,理解如何处理它,让它变成一个有用的信息被人们所用。

上世纪90年代末,信号处理领域最强的方向正是人工智能(AI),但“当时的人工智能的产业应用还很稚嫩 ”,就连那场将AI火速带到人们眼前的“AlphaGo人机大战”,也得等到十几年后才出现。

于是,邱锋海选择到中科院声学所进行深造,半只脚迈入了圈子。

这时的邱锋海还没想过要创业,而是打算硕士毕业后出国念书,继续钻研学术。为此他在硕士期间没少下功夫,一口气把GRE等考试都考完了。

但命运总是喜欢捉弄人。2001年,邱锋海硕士毕业,申请出国留学前夕,美国9·11恐怖袭击事件爆发,毫不留情地在他出国留学计划的起点画上句号。

这也让邱锋海再次成为一名“打工人”,在骅讯电子(C-Media)一干就是十年。

十年里,担任CTO的邱锋海接触了大量从DVD芯片到各类音频芯片的算法研发及优化工作,还带领团队成功为世界知名巨头开发了音频处理芯片的部分算法。

直到2016年前后,国内如火如荼的AI创业浪潮开始掀起,国家的基金支持亦为行业发展营造了一个良好的创业环境。

但创业做什么?怎么做?也是邱锋海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在他看来,人们采集信息的约80%都来自于视觉,听觉只占了百分之十几,剩下不及百分之十的信息渠道则源于其他感官。尤其在产品方面,音频产品和视觉产品的需求存在着数量级区别。

也就在这时,智能音箱和TWS(真无线立体声)蓝牙耳机的如火如荼地发展,让邱锋海进一步明确了创业方向。

2018年1月,春节将至,声加科技正式成立,并在7个月后顺利拿到了中科创星和万魔声学的千万级人民币天使轮融资。

不过,邱锋海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一位梦想造火箭的学霸,用算法赢得华为小米订单,两年盈利

▲声加科技融资历程

二、创业初期生死存亡的关键一战

纵览AI语音领域,前有科大讯飞等老牌企业,后有云知声、出门问问、思必驰等新玩家强势进攻,此时才入局的声加科技还能做些什么?

起初,声加科技同时在跑两条产品路线,一是智能音箱,二是耳机。但邱锋海发现,在2018年,国内智能音箱的垄断格局开始逐渐形成,尤其到下半年,这一市场已是阿里、百度和小米三分天下。

不仅如此,这三家巨头还选择自研解决方案,更是直接斩断了新入局者的“后路”。

智能音箱的入口已被“严防死守”,怎么办?

恰逢此时,万魔声学正在协助华为开发第一款TWS耳机。基于公司对声信号处理的技术背景和多年的IC行业经验,邱锋海决定转变航向,从2018年下半年起投入大量精力钻研TWS耳机解决方案,尝试打入华为TWS耳机供应链,争取荣耀Flypods青春版TWS无线耳机的订单。

这时的声加科技还不过是一家初出茅庐的公司,没有产品落地,想打入华为供应链本就是不小的挑战。

邱锋海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当声加科技方案在与处理器平台进行整合时,出现了不兼容现象,直接与华为供应链的入场券失之交臂。

怎么办?那就继续拼!

随后两个月里,声加科技持续地进行方案优化,以解决软硬件系统的兼容性问题。终于在2018年底,声加科技取代了华为TWS耳机供应链的某以色列供应商,成功拿下订单。

“这可以说是我们生死存亡的一战。”邱锋海说,得到华为在技术上的认同,对声加科技进一步打入市场非常关键。

慢慢地,声加科技也进入了小米、OPPO、漫步者、哈曼、Anker等公司的算法供应链,公司整体出货量逐步提升,并在2020年1月披露了数千万人民币的Pre-A轮融资。

邱锋海谈到,声加科技的出货量已从2019年的数百万套飙涨至2020年的千万套以上,“我们市场部门预期明年还能持续强劲增长”,他信心十足地说。

一位梦想造火箭的学霸,用算法赢得华为小米订单,两年盈利

▲小米Air 2 Pro耳机搭载了声加科技三麦克风通话降噪算法(图源:小米)

三、技术构建与优势,三麦通话降噪算法是最大创新

实际上,声加科技的中科院系背景十分深厚,公司联合创始人之一CTO王之禹与系统技术副总匡敬辉同样出身于中科院声学所。

王之禹博士后毕业后,仍专注语音信号处理和识别研究的工作,推动了多个科研项目的产业化落地,在工业产品级的系统优化以及团队管理方面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匡敬辉硕士毕业于中科院声学所,有十余年电子产品硬件研发、生产管理经验,对电子产品的可靠性设计、可制造性设计、可测试性设计、成本控制有深入了解。

现阶段,声加科技的研发团队占比已超60%,核心研发团队均为业内拥有十余年丰富经验的技术老兵。此外,声加科技的北京总部主要进行基本算法研发和平台优化,深圳分部主要进行系统级的整合研发,为客户提供服务支持。

对声加科技来说,如何在复杂场景下将通话降噪(ENC)、主动降噪(ANC)和音效算法等技术融合,为音频及语音交互等带来更清晰舒适的体验,是他们技术构建的重要方向之一。

算法方面,目前声加科技已积累了回声消除、声源定位、波束形成、噪声抑制、语音唤醒、基于机器学习降噪/识别等核心技术,并推出一系列麦克风拾音解决方案,广泛应用于可穿戴设备、手机/平板等智能移动设备、智能家居和机器人语音交互等领域。

其中,通话降噪算法是声加科技在过去投入最多的技术赛道,其落地常常面临着大风噪和大噪声这两大极端场景挑战。

一位梦想造火箭的学霸,用算法赢得华为小米订单,两年盈利

▲声加科技的核心技术及应用场景

声加科技最早实现产品落地的技术是双麦通话降噪,它的特点是通过全向性的双麦克风对目标信号形成光波,以干扰最大噪声并形成Null,有效过滤环境噪声。同时,它还能利用风噪在双麦的统计特性滤除风噪。

从2018年起,已有华为FreeBuds悦享版、荣耀FlyPods青春版、OPPO ENCO W31和小米Air2/Air2s等十余款TWS耳机采用声加科技的双麦通话降噪解决方案,并适用ARM M4F、HIFI2、Kalimba DSP等芯片平台。

另外,面对目前TWS耳机主流的单麦通话降噪解决方案,声加科技还专门推出了适用于恒玄WT230U等小资源芯片平台的单麦通话降噪+AI降噪算法。

与传统单麦降噪算法不同的是,声加科技在传统算法基础上添加了一个小型的深度神经网络,以避免在芯片平台上利用深度神经网络进行语音增强而导致的泛化能力不足等问题,同时还可抑制稳态及各类非稳态噪声。

不过,声加科技在通话降噪领域最大的创新在于三麦通话降噪算法的研发。

“三麦通话降噪是我们主流产品之一。”邱锋海谈到,该算法最主要的特点是将以往用在入耳式ANC耳机中进行主动降噪的单颗麦克风,用来进行通话降噪,能大大提升用户在大风噪(如骑车)和大噪声(如地铁)下的通话降噪体验。

“我们的这项技术不仅是业内首创,还是业内首次真正实现产品落地的三麦通话降噪技术。”邱锋海说,目前包括OPPO、小米和JBL等厂商均已采用这项方案。

一位梦想造火箭的学霸,用算法赢得华为小米订单,两年盈利

▲声加科技SVE AI降噪(三麦克风)开启前后对比(18KM/H 风速)

提到声加科技在行业中的差异化竞争,邱锋海认为,耳机的使用场景比智能音箱的家庭场景要复杂得多,而声加科技的算法能够在各类复杂声场中表现出较为稳定的性能,是公司在单点技术上相较于其他友商的优势之一。

同时,由于研发团队大多出身于IC产业,并对算法和芯片结构具备成熟的经验,因此如何在运算资源极低的耳机里实现良好的计算性能,这也是声加科技所擅长的。

“第三点在于,从声学电声器件到整个技术链条,我们都有很深的理解,这就意味着将来当产品、技术和项目进行多点拓展时,我们能迅速地满足客户需求。”邱锋海举例,好比当下行业关注的空间音频、虚拟环绕声等技术,声加科技在这一方面已有较多积累,但声加科技并未将这些技术拿到市场上进行整合。

“因为我认为这些技术的商业模式还不清晰”,他谈到,如果苹果公司等巨头能够带动这股技术热潮,声加科技就会迅速拿出相应解决方案去跟进市场需求。

四、TWS耳机玩家竞争的五大格局

“我给你几个数字”,邱锋海低头想了几秒,一是2020年全球的TWS耳机出货量预计将达到2.3亿套,“我们现在的市场份额还很低,主要是苹果份额太大了,”他感叹,苹果在这些品牌里的份额要占到百分之五、六十左右,一年一亿多套。

说到这,邱锋海忍不住拿出手机打开了一张图片递到面前——这是一张全球各公司营收和苹果AirPods销售额的对比数据,“你看苹果仅仅是AirPods一个产品,销售额就已经超过了Adobe和NVIDIA等许多公司的营收”,他啧啧了几声,“整个AMD只有它的一半不到!”

邱锋海简单地算了一笔,2020年苹果AirPods年出货量约1亿副,平均单价约200~300美元之间,一年销售额就达到两三百亿,“数字太惊人了”。

一位梦想造火箭的学霸,用算法赢得华为小米订单,两年盈利

另外一个数字是非知名品牌的出货量。这部分TWS耳机的出货量大约有数亿副,但具体到底是多少?“反正是一笔糊涂账,没有人知道。”邱锋海补充。

据了解,国内两大知名芯片厂家,去年TWS芯片出货量加起来起码10亿颗,也就是至少5亿副耳机。

有圈内人士说,非知名品牌耳机的量以后都会是品牌耳机的量,但谁能抢到还是未知数。看看这个成长空间,所以大家都疯了似的来抢这个市场。邱锋海感叹。

针对当下市场,邱锋海将玩家格局分为五类:手机厂商、传统音频厂商、电商、非知名品牌、互联网。

一是手机厂商。这一类无非华为、小米、OPPO、vivo,包括现在的新荣耀等在他看来,这些厂商的TWS耳机产品对通信功能需求非常明确,充分利用自己的手机平台,做出低延时、好的体验,“这是他们的优势”。

二是传统音频厂商。邱锋海认为,这一类玩家的优势在于能做出好的PLAYBACK(耳机回放),加之在行业内有很多拥趸,在TWS耳机的市场终归有一席之地。“尽管他们的动作很慢,但还在努力探索一些新的方向。”

三是电商玩家。邱锋海的一些朋友非常看好电商,觉得电商的C2M(Customer to Manufacture,又称“反向定制”)机制灵活,对客户的反馈非常及时有效。

“因为耳机在未来有可能是一个装饰品的形态,用户会通过定制耳机外形等方式来展示自己、表达态度”,目前像A家、Z家、P家等知名电商企业均已纷纷入局。“尤其是某头部电商企业,他们一款产品大概有百万级的出货量,明年估计会有六、七款产品,将冲到大几百万的销量。”邱锋海说。

四是非知名品牌玩家。“这个量太庞大了,至少我们接触的就有一堆!”在他看来,现在TWS耳机供应链大约有60%-70%集中在珠三角,还包括印度等国外品牌,这个数字在未来可能会提升到80%,“所以只要把珠三角地区弄清楚,世界的TWS耳机市场也能知道个七七八八。”

五是互联网。“为什么第五是互联网公司?因为他们现在还在试水”,邱锋海谈到,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他们具体要往哪个方向走还不清晰。

“例如某互联网公司也在计划做TWS耳机,但它被私有化后,战略是否会有变化还不清楚。”邱锋海还提到某头部互联网公司,他们希望给骑手开发一款能够打电话和实现APP交互的耳机,并且价格控制在100元以下,“现在南方的产能已经很满了,很难实现用这么低的价格做这么高性能的产品,连苹果都做不到。”他说。

在邱锋海看来,互联网玩家做TWS耳机的核心诉求是给终端带来流量,“如果没法带来流量做这个产品也没必要,他们也不靠这个赚钱”,因此很多玩家仍在观望这个市场。

“但如果TWS耳机在复杂场景中的语音交互能够得到解决,那这些玩家的态度肯定会有所改变。”邱锋海说,所以现在市场的玩家格局是手机厂商首屈一指,但论出货量当然是非知名品牌这个市场最厉害

一位梦想造火箭的学霸,用算法赢得华为小米订单,两年盈利

▲2019年全球TWS耳机品牌与白牌份额(来源:西部证券研发中心)

五、邱锋海:做一个重要的技术服务连接的链条厂商

曾经有投资公司告诉邱锋海:“你们公司只做算法做服务,天花板太明显了。”

但邱锋海却不这么认为,“这取决于市场的体量有多大,同时我们做的是不是一个单点技术?会不会做整体服务?在这个体量里我们能抢占多少市场份额?”这些因素才能决定一家公司的天花板。

像我们这样的公司开发产品,是把全部身家押上去做的。在他看来,未来的科技类公司要有生存空间,无非两种形态:

一是在垂直领域把某一场景的上下游供应链全部掌握,或是将别人整合以形成非常强的竞争壁垒;二是针对某一专业点并做到极致,但这也面临一个较大的风险,就是当技术进入饱和区时,行业竞争压力将会越来越大。

邱锋海分析,这类公司要么会被别人整合,要么就是靠持续演进的能力扩展到更广阔的技术链条、技术面上,以增强竞争力。

而扩展链条也是声加科技构建技术架构和未来演进的方式,“每一个创业人士都喜欢自己开疆拓土,”他说。

首先从技术链条上看,目前声加科技的通话降噪技术处在领先地位。未来,他们将持续演进通话降噪算法,与芯片及传感器公司进行更深入的合作,使算法能在芯片结构上不断优化、提升算力。

从信号的角度看,耳机中所有的计算方法都与电声系统密切相关,其中语音唤醒功能还有不少问题没有解决,例如怎么在大风情况下唤醒语音助手并提升体验。“体验不好的话这个技术就很鸡肋,所以现在还有很多耳机并不支持这个功能。”邱峰海说,这也是声加科技想要解决的问题。

除此之外,如何提升耳机在大风噪和大噪音场景下的主动降噪体验,以及透传体验也是声加科技乃至整个行业仍在持续探索的赛道。

“消费类产品最后拼的都是体验和差异。”邱锋海谈到,声加科技的技术构建会在产业推进的过程中,不断地解决耳机类产品的应用缺陷,并朝着个人化和智能化持续演进。

其中,个人化就是将用户信息收集后,为用户提供最符合个人的体验;智能化主要指产品能根据不同应用场景,通过识别个人行为等要素来提供更便捷和智能的体验。

一位梦想造火箭的学霸,用算法赢得华为小米订单,两年盈利

从合作和产品形态上看,邱锋海谈到公司未来的发展规划主要有两点,一是提供整体系统服务,二是给芯片赋能。

一方面,声加科技将会从单点的算法授权逐步拓展至解决产品使用体验的整体系统服务,“甚至包括个人化的东西,你可以理解成可能会在云端帮你做训练、理解”,邱锋海一边比划一边解释,因为耳机上的算力是不够的,可能需要将计算放到云端,或是在手机上做某种中台一样的东西

另一方面,声加科技也将与芯片公司密切合作,“因为我们自己做SoC芯片是不现实的”,邱锋海说:“从当下芯片市场格局来看,我们更愿意用自己的算法技术给芯片赋能,通过芯片不断改善用户体验。”

一位梦想造火箭的学霸,用算法赢得华为小米订单,两年盈利

▲声加科技AI语音增强模组

从产业前景来看,邱锋海更愿意将声加科技定位为一个专业技术的服务者,将上下游产业链串联起来,“做一个重要的技术服务连接的链条厂商”。

这一定位也影响着声加科技下一步的融资计划,尽管与同类公司相比,声加科技的融资节奏并不密集,“但从定位出发,我们肯定要估计未来我们需要做多少客户服务、多少产能,从而要建立怎样的团队去支撑这样的畅想,这就涉及到我们需要融多少资金。”邱锋海规划。

实际上,对于公司的融资规划,邱锋海还是比较谨慎的。“我们不会在投资方向没想清楚前就贸然地融一大笔资金,这个是危险的”,在他看来,如何物尽其用、钱尽其用,才是既稳妥又切实可行的路子。

结语:TWS耳机行业爆发拉动创业新机遇

听完邱锋海的创业故事,我们看到一个标准的理工学霸是如何步入声学赛道,历经10年行业磨练和沉淀后,在最好的时代跨到一个崭新的市场,挥洒自己的才能。其中,他的故事里也有不少让我们感到唏嘘却又庆幸的闪光点。

纵观近两年TWS耳机行业的成长,迅速而又令人惊喜。

一方面,市场对TWS耳机的需求已从最初满足用户基础功能,到现在由苹果AirPods领头的通话降噪、主动降噪,此外还有一些产品“另辟蹊径”推出了AI实时翻译、通话转录的功能。

另一方面,这个行业从的增长态势也十分明朗。除了华为、小米、OPPO和vivo等终端玩家之外,2020年亦有百度、科大讯飞等跨行业玩家入局,华强北声势浩大的白牌势力甚是凶猛。

行业正在迅速掀开新一轮竞争序幕,整个江湖的格局也将出现更多变化。

TWS耳机赛道不仅带动了大量白牌玩家前赴后继地涌入市场,也为许多投资及创业者找到了实现自己梦想的舞台。

前有恒玄科技等玩家在国产TWS耳机蓝牙芯片方向的狂飙突进,后有声加科技等玩家在语音及音频算法方向的持续创新精进,TWS耳机行业的成长发展亦离不开软硬件玩家一步步打下的根基。

整个行业格局仍在不断洗牌,如何更好地解决当下产品的技术难点和困境,让TWS耳机更广泛地走入每个人的生活中,成为得心应手的“贴身助理”甚至超越AirPods,也是每一个创业者和行业先行者们为之思考和努力的方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合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vivalille.com/4589.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